我们重返北大荒(二)
2016-03-26

作者:四连 沈月妹

                 回团观光之一

  当导游告诉我们农场(原团部)就在前面时,大家齐刷刷的把眼光投向了窗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八五八农场欢迎你”的大幅标语,顿时我们像几十年在外的游子扑向了母亲的怀抱,既温暖又激动!
  接下来,眼睛都瞧不够了,惊呼声此起披伏,各种花草搭成的动物仿佛在花草丛中嬉戏;马路两旁的道旁树,花园广场的各种雕塑,真是路中有花,花中有路,错落有致,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它的美丽!太震撼了!这不就是向往中的现代化小城镇,而它竟然就是我们原来居住过、工作过的地方。试想,如果当初我们的兵团就是这个样子,我们还会急着返城吗?吃着有机蔬菜,吃着黑土地里长出来的稻米,住着环境美丽的居所,想想都是当年的憧憬。当然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是农场人经过几十年的的坚守、努力、奋斗、拼搏才有了今天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成就。黑土地上的情,黑土地上的爱,点点滴滴在心中。
  8月15日,我们终于回到了曾经在这里工作、生活、奉献了青春的第二故乡—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师三十四团,现今的八五八农场,入住了豪华的八五八农场宾馆。那气派绝不亚于一级城市的宾馆酒楼。倒不是说客房的设施有多好,而是一进宾馆穿过服务大厅,里面竟是一大片带玻璃顶的广场,小桥流水,椰子树等各种热带植物扑面而来,如同走进了城市的热带森林公园。三面环绕着两层楼的客房和小餐厅,大餐厅就在广场的进门处,广场紧靠服务大厅的那一面竖立着一个电子大屏幕,大餐厅里可以安放十多张够十五个人入座的大餐桌。听着流水声,看着葱绿色,吃饭时别有一番风味。由于东北的夜晚不算太热,所以客房没有空调,睡在床上觉得有些潮湿,这恐怕是唯一的不足吧。
  欢迎晚宴上,农场领导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播放了一段前一批知青来时的视频,特别感人。
  吃完晚饭,大家三三两两的到宾馆外散步,徜徉在花木丛中,没有城市的喧哗,闻着花草的清香,花不醉人人自醉,别样滋味在心头。
  宾馆右边就是农场医院,非常气派,和当初的团部医院简直有天壤之别。而左边的文化中心,更是大气上档次,是现代农村的一个缩影,大家异口同声的说:“真是太棒了!”
  为什么用这么大篇幅来描绘农场的环境,实在是因为水平所限,不能用寥寥数语即把它的美丽大气表达出来。凡到过八五八农场的老知青无不为34团团部这番美景和变化而动情、而感慨万千。
  夜深了,大家还是毫无倦意,仍在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农场的变化、农场的美。因为这是我们的第二故乡。黑土地、大烟泡、风中扑荒火、水中捞麦子,那都是我们曾经历过的,随着时光的车轮隆隆碾过,我们已经走过一轮“花甲”,而昔日北大荒以今天的美丽和雄姿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热泪盈眶,让我们无比自豪。因为我们鲜明的爱憎与是非观,以及忍耐、坚强、宽容、诚实、勤奋、热情都是这北大荒黑土地孕育的,所以北大荒的今天就是我们的骄傲。

                 回团观光之二

  8月16日上午8点,在我们老连队(原四连)的老职工和家安在农场的天津知青的陪同下,乘车前往我们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四连旧址。到了那里一看,已基本上辨认不出原来的旧模样了,只剩下五栋还未拆除的旧瓦房,而其余地方全部是新盖的规模雄伟的现代化粮库。因为没走近所以只能看个大概:银色的一个个闪闪发亮的有几层楼高的大圆筒式的粮仓矗立在地上,十分气派!和原来连队囤底下老鼠满地跑的粮仓不可同日而语。当然,旧粮仓是由连队保管的,而新粮库则是归属于农场,管理权是完全不同的。
  接着,我们来到了连队搬迁后的新址。四连的新址是原武装二连的旧址。新四连也没有人在那儿住了,在原来宿舍的地方建起了停放大型农机具的场院,停放了多台播种机和拖拉机,另外还盖了联排的放农户小型农具的库房,看到这些农业机械和农具倍感亲切!那时每年几万亩的小麦就是由拖拉机牵引,我们站在播种机上完成的。我们不仅播下了小麦种子,还播下了我们的青春和希望。如果说生命是首诗,童年是抒情的开始,那我们的青春却是在北大荒的风雨冰雾中经受洗礼,在日复一日的辛勤劳作中得以体现。虽说岁月匆匆,但青春年华的记忆永远活跃在所有知情的心中!
  随后在四连老职工的联系帮助下,我们继续乘车来到了原三十四团的中俄边境——如今的虎林吉祥关贸口岸。虎林吉祥口岸就建在穆棱河边上,旁边就是松阿察河。中俄边境分界线划在跨过穆棱河的桥上,我们在桥上近距离观赏了界河两岸的风光,这也是我们三十四团的边境线和关贸口岸。过了分界线就是俄罗斯地界,桥两端的瞭望塔近在咫尺,一派和平景象。而我们在北大荒时却正经历着珍宝岛之战,边境形势严峻,信号弹多得像小孩现在过年放的焰花,有时甚至半夜起来拉练,朝信号弹出没多的地方巡逻,当然每次都无功而返。当时的苏修特务哪有那么儍的,等着你们来抓,他们是打一枪换个地方,这可把我们害惨了,夜里常常睡不了安稳觉。
  中午,我们来到了祖国东北边陲著名的乌苏里江畔——原三十四团渔业一连的地界。每当我们听到或唱起那首脍炙人口的“乌苏里船歌”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在此工作和生活的经历,就会不由自主的感到骄傲与自豪!那清澈的河水,两岸美丽的风光,让我们留恋,让我们难以忘怀!乌苏里江啊,我们来看你了!当初的少男少女,现在已经白发苍苍,但你的风姿依旧。
  中午饭是在江边的餐厅吃的。大家围桌而坐,品尝着来自乌苏里江各类鱼种的雨宴。煎炒蒸煮,风味各异,既新鲜又美味,大家大快朵颐,赞不绝口。我想若干年后,当我们再忆起这乌苏里江边的鱼宴,一定仍能感到齿留鱼香,鲜美无比!

                 回团观光之三

  从乌苏里江边回来,到宾馆略事休息,下午四点多钟,我们和曾经的四连老领导、老职工陆续来到场部附近的餐厅。
  大家一见面,共同感到了岁月的磨砺,几十年不见,当年朝气蓬勃的一代年轻人,现都已两鬓挂霜,而这些老领导、老职工也都迈入了老年人的行列。
  我们向老领导和老职工分别介绍了离开连队后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经历,汇报了离别后曾经取得的成绩,感谢他们当年对我们在连队的照顾、帮助和教育。他们也介绍了老连队的建设历程,共同缅怀了一批已经过世的连队老领导、老职工和我们亲密的知青朋友。大家边吃边聊,聊不完的战友情,说不尽的知心话,当年在连队的情景历历在目。虽然我们当时没有现代人的浪漫,把青春留在了兵团,但我们这批有着“知青”这一共同名字的一代人,成长为中国最有担当、最能吃苦耐劳、最有奉献精神的一代。党和国家的现任领导人及知名演艺人员中也有不少曾是知青,王毅就被誉为“从北大荒走出来的外交部长”,还有相声大师姜昆等。
  我因身体不适,稍稍坐了一下,小聊了一会儿就回宾馆了。在回宾馆的路上,走过文化中心前的大广场,我惊异的发现了跳广场舞的队伍,有好多的参与者,我简直看傻了:他们先是方正队形排列,一排六个人,一个方阵六排,有几十个方阵,一律白裤白手套,方阵是以不同颜色的上衣来划分的,一列红色、一列黄色、一列绿色……整齐划一,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更让我诧异的是:队伍中有好多男士,他们也跳得非常好,比例还不小,不像我们南方的广场舞,以女士居多,男士凤毛麟角。我驻足看了好久,既享受了音乐,又享受了美感,仿佛病也轻了许多。
  碧野泛波,沃土流彩,稻海尽展妩媚风姿。上午我曾向老职工打听水稻的种植情况。因为即使在夏天,黑龙江的水仍是冰凉彻骨的,而且春天的解冻时间比较长,怎么来得及种水稻。他们告诉我,现在东北的气温较原来高了许多,且稻秧育苗都在大棚里。稻谷先在软塑料盆育秧,类似关内的育秧技术。大棚里有洒水设备,每隔三、四天喷水一次,五十四万亩水稻就是这样育苗的,然后再用插秧机把稻秧插到大田里,每块水稻田里都有小水泵站负责打水,而这水则是以乌苏里江水为主,还有穆棱河和松花江的水共同浇灌,纯绿色的,这就是虎林大米在上海如此抢手的原因。现在兵团在北京等地设有专门的经销店,专售大米、杂粮、水果等等,成为受大家欢迎的口碑绝佳的绿色农产品。

                 回团观光之四

  8月17日上午,全部知青回访团成员乘坐大巴出发,前往八五八农场著名的湿地景区——千岛林湿地。
  千岛林3A级湿地景区位于八五八农场省级虎口湿地自然保护区内,核心景区以小穆棱河流域为中心,外延至虎口湿地和天然次生岛状林,现在已开发建设总面积十多万亩。
小穆林河流域水系蜿蜒如蛟龙,水流平缓,两岸植被保护完好,品种多样,主要以山杨、白桦、椴树、柞树、榆树和芦苇蒲棒等,还有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禽类,有丹顶鹤等各类鹤种及天鹅、白尾海雕等,各种鱼类也多达几十种。小岛星罗棋布,具有北方湿地的大气和南方湿地的秀美,是一个兼具养生和度假的纯原生态旅游景区。
  到达目的地后,大家分别坐游船荡漾在千岛林风景湖区。湖水清澈见底,岛湖树林交相辉映。行船几十分钟后来到了一座九曲桥旁,下船上桥抬头看去,桥的两端一头连着一座高达几十米的观景台,另一头连着通往湿地内部的栈道,我们全都兴致勃勃的朝着观景台走去。登上观景台千岛林湿地的美景尽收眼底!如果能离开喧嚣的城市生活在这里,我想长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下午回到宾馆后,参与晚上演出的荒友准备彩排,其他自由活动。
晚上,由牡丹江管局、八五八农场、黑龙江荒友艺术团及北大荒知青回访团在八五八农场的文体中心举行了“心系黑土地,情牵拓荒人”大型文艺晚会,节目之精彩,内容之丰富,使回访团成员享受了一次视觉极佳的“文艺盛宴”。晚会表达的激情、唯美的动态背景,充分展示了北大荒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体现了一代又一代北大荒人特殊年代不断传承的特殊情怀。
  舞台上,美丽的服装,优美的舞姿,动听的歌声,乐器的演奏,处处留下了我们战天斗地的身影、美好的理想和青春!我们的浮想联翩,多少回梦中的营房,多少回梦回大地,黑龙江水腾起的波浪,那时我们的热血在奔腾和激荡!忘不了啊,魂牵梦萦的地方!我们这些特殊的群体特殊的魂;特殊的经济特殊的情;特殊的欢乐特殊的兵!
  知青,这个特殊的一代名字,只有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广阔的大地上产生的特殊群体,北大荒不会忘记我们,祖国人民不会忘记我们。
  最后由此次参访的34团老知青共同出资送了场部学校两台电子钢琴。晚会在“难忘今宵”的大合唱声中落下了帷幕!

               离开八五八农场后的参观游览

  8月18日早晨7点,回访原三十四团---八五八农场两天三夜的活动要结束了,我们告别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北大荒,告别我们连的的老领导、老职工,大家依依惜别。我们不敢说我们还会再来,但互致珍重是必须的,无论何时何地,都衷心祝福我们第二故乡的蓝图更加宏伟,父老乡亲幸福安康!汽车渐行渐远,乡亲们还在不断挥手。再见了,我们的连队!再见了,乡亲们!愿我们心连心,直到永远!
  我们下一个旅程是到珍宝岛和虎头。
  汽车在前行,稻海在后退,行了一段时间,到了一个村落,导游让大家下来“方便”。可哪儿有厕所啊?导游说女同志就在屋后“方便”,我们还以为是简陋的厕所呢,到后面一看,妈呀!就是荒地,连个遮挡也没有,可来都来了,大家只好一字排开,苦笑着重温了一遍,我们当时在大地干活时随地大小便的场景。
  珍宝岛到了,从岸边到珍宝岛还需要坐船过去。当年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如今一派和平景象。看着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熟悉。1963年3月,我们身处东北边陲日夜备战的情景顿时浮现在眼前,恍如昨天。虽然没有直接上前线,但我们珍宝岛地区的全体兵团战士用实际行动支援着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往事历历在目。
  珍宝岛大门两边大大的红字对联“身居珍宝岛,胸怀五大洲”,横批“解放全球”特别醒目。进入岛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珍宝岛纪念馆。但没有开放。当年开战时的作战指挥部、炮车、防空洞、碉堡等等实物都一一展现在大家眼前,不由得让我们想起当年的战斗有多激烈,我们的解放军官兵保卫国家的土地不容侵犯的意志有多坚强!
  曾在全国广为放映的“珍宝岛不容侵犯”和“新沙皇反华暴行”两个纪录片电影,就是在我们生活过的乌苏里江沿岸拍摄的。
  下午,我们来到了我们师35团所在地——虎头,也再次来到了乌苏里江边。这里被誉为乌苏里江的源头之一。我们乘坐游船在乌苏里江上尽情游览,“乌苏里船歌”伴随着我们观赏着两岸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到处留下了我们欢快的笑声和身影。
  傍晚,我们来到了虎林火车站,看到了火车站的街区和夜景,尽显繁华,人来人往特别热闹。当时我们一列车的上海知青就是在这里分的手,奔赴各团再下分连队的。原火车站的旧址不复存在,新火车站广场上与农场场部相似的大妈广场健身舞火热跳起,男女舞伴服装整齐,显示了和谐与安定的社会景象。
  在金源商务酒店吃完晚饭,我们乘坐大巴来到虎林市一家影剧院,虎林市委和市政府在这里为欢迎我们组织了一台精彩纷呈的文艺节目,舞台背景是虎林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发展,尽显东北味儿,歌、舞、乐器,特别是水鼓舞的青春活力,让我们这些老兵团人激动不已。
  演出结束后,我们再次登上了专列奔赴下一站——牡丹江。

                   返程

  19日早上5点,专列抵达牡丹江火车站,现定居牡丹江的原我们四连指导员已经在火车站迎接我们的到来。我们刚出站,就再次受到当地秧歌队载歌载舞的欢迎,这仿佛是在迎接前线归来的将士!牡丹江管局和旅游委的领导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词,肯定了我们对北大荒的建设功不可没,同时希望我们常回家看看……。
  我们首先来到牡丹江著名的旅游胜地——镜泊湖。先观看了高空跳水,然后到寺庙烧香祈福,击鼓撞钟,祈求大家健康平安,最后乘船游览了镜泊湖。镜泊湖湖面宽阔,湖水清清,气候宜人,两岸风光如画,一幢幢别墅旅馆在丛林中时隐时现,据说邓小平当年来牡丹江时就曾住在其中的一幢别墅旅馆里。这一天,我们不知不觉地在镜泊湖岸边匆匆度过。晚上,我们又登上专列奔赴最后一站,准备去游览朝鲜村落和长白山景区。
  第二天上午,我们首先访问了吉林省延边的朝鲜族红旗村,该村是具有朝鲜民族特色的旅游村落。我们一进村,村里的人就穿着鲜丽的朝鲜服饰跳着朝鲜族舞蹈欢迎我们。我们还参观了他们的住房,他们的住房和我们的住房有所不同,我们的房梁是人字形的,而他们的房梁是合字形的。他们以种水稻和人参为主。为了鼓励他们生二胎,国家的民族生育奖励从原来的三千元已上升到五万元,但村民基本上还是坚持要一个孩子。我们进到各家各户和他们唠家常,期间朝鲜族大姐还认真教我们如何做朝鲜族泡菜。朝鲜族人的友好和淳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日晚上,我们入住长白山四星级万达智酒店,这家酒店坐落在绿树丛中,特别气派!
  次日游览长白山景区,有专车送我们到半山腰,然后要攀爬多级台阶,才能登上长白山峰顶的观景台,观赏中朝共享的长白山天池美景。我因身体的原因,有恐高症,所以直接坐专车登长白山的峰顶。
  下午,我们离开了景区,坐大巴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前往吉林敦化市火车站,专列在那儿等着我们。
  晚上“北大荒知青号”专列缓缓启程,开始了返回北京的行程。23日零点,专列准时到达北京站。这次知青回访北大荒圆满的落下了帷幕!
  回首四十多年前,来自祖国四大城市的知青紧随时代潮流,胸怀各种理想,憧憬着美好未来,来到东北边陲——乌苏里江畔的虎林县。“屯垦戍边”是当年响彻心扉的口号,“建设钢铁边防”的“铁”字,曾经是我们挥之不去的“印记”,无论个人在“黑土地”经历过多少艰难困苦,北大荒毕竟是我们度过青春年华的一个“家”。有谁会说,四十年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不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今天,我们能不把那早已刻在自己脑海里的同甘共苦的岁月融化在血液中吗?每一段记忆都是有喜悦也有悲伤和遗憾,有痛苦也有温馨的。无论是什么,同样都刻骨铭心,所有一切都可在我们青春岁月里,并且在以后的记忆中无限的扩大,成为永恒!
  回访顺利的结束了,留下的是美好的回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细节会逐渐淡化,回味却会越来越甘醇,越来越能勾起我们内心的感慨。喊一声“北大荒”,我们胸襟坦荡;亲一下“北大荒”,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让我们永远记住2014年8月这段美好的、愉快的、幸福的、难忘的旅程!

[沈月妹]

首页  |  综合信息  |  黑土情思  |  今日风采  |  友谊频道  |  文学作品  |  艺术创作  |  生活园地  |  858 情怀
服务热线:13488875508 E-mail:tiezi402@163.com 网联:QQ-1735254379 QQ-1492956489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4团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64664-4号